排版用表格
國家公園景觀道路(1986~迄今)
 
得其黎的李阿隆營寨,目前叢生銀合歡,僅於邊緣有廢棄的石頭散布。

一、清領末期太魯閣諸社概述

自十八世紀末以來,太魯閣人開始向東遷徙,至十九世紀中葉為止,已在中央山脈的東北部山區建立了許多部落。當時的清政府遲至清領末期的最後二十年間,才與外太魯閣有所接觸;至於內太魯閣,直到日治之初,依然尚未能直接與外界交通,僅能透過外太魯閣輾轉取得生活所需之物質。因此,這裡所謂的太魯閣,指的是日後所稱的「外太魯閣」。

直到清領結束之前為止,所謂的外太魯閣共包括五社,由南至北依序為:九宛社(加灣)、魯登社、得其黎社(崇德)、石硿社(和仁)、七腳籠社(和中)。由於清領末期在後山的統治僅為形式上的領有,對這個高山所阻的地帶,更是無法得知其實情,因此,當胡傳在實地踏查而得的數據中,雖能詳載後山諸社的戶數及口數,唯獨在太魯閣這裡只能略記其口數,至於戶數則付之闕如。粗估以上五社的口數至少有700人以上,表列如下:

排版用表格
太魯閣諸社人口數
太魯閣諸社人口數
九 宛 社 約180餘人 魯 登 社 約 90餘人
七腳籠社 約160餘人
得其黎社 約100餘人 石 硿 社 約170餘人    
資料出處:胡傳,《台東州采訪冊》P.36
二、太魯閣五社與後山清兵的關係

1.北路開山軍與太魯閣諸社的互動

在西元1874年(同治13年)日軍侵台之役的剌激下,採取了三路開山的政策。在沈葆楨的初步構想裡,是以招撫為主要手段,因此,開山之初是以文官領軍的方式來進行(袁聞柝開南路、黎兆棠開中路、夏獻綸開北路);後因衝突時起,始繼之以武官領軍的模式(張其光另開南路、吳光亮接手中路、羅大春接手北路)。

在夏獻綸主持北路開山期間,只開了蘇澳到東澳的道路,羅大春則接手續開東澳以下的工程。從東澳起始,開山軍屢遭原住民狙擊,當其受困於山區時,新城地區的李阿隆適時出來表示支持,引領清軍走過後山北路的斷崖地帶──從大濁水溪(和平溪)北岸開始南行,18天之後到達新城。

從羅大春的日記來看,北路開山軍經常受阻於溪水暴漲、待糧、待援軍,真正用來開路的時間實在非常有限,因此,後山北路是否真有開通?這是不無疑問的。原本在「開路」期間,由於有李阿隆的支持,清兵與太魯閣人的關係還算良好;由於清兵所在屯紮,其後便出現太魯閣人伏莽狙殺兵勇的情形,這應是基於太魯閣人的領域觀念而來的出草行為。

由於交通不便、且碉堡附近的腹地有限,山區道路上的碉堡兵連自保都不足,遑論護衛山路的通行?西元1877年(光緒3年)在丁日昌主政下,便將沿線的清兵撤出,交由吳光亮統籌運用,這支兵力,後來分佈於木瓜溪以南至瑞穗之間。

2.加禮宛事件後外太魯閣的擴張

西元1877年(光緒3年)7月以來的後山北路,是以新城為其北界;隔年的加禮宛事件結束後,更將新城的駐軍撤出,而僅及於加禮宛諸社,至於新城以北,則已棄於界外了。由於清兵的統治不及於新城,而新城又以李阿隆為首,直到日治之初為止,李阿隆儼然已成為新城庄實際的統治者。

西元1878年(光緒4年)的加禮宛事件,改變了後山北路的族群分佈:加禮宛的覆滅帶動了外太魯閣群的南下,而沙奇萊亞的弱化也帶動了七腳川的北上。也因為這樣的民族勢力的擴張,下迨日治時期,日本人在花蓮北區所遇到的反抗力量,就再也不是加禮宛或沙奇萊亞,而是日後的七腳川事件與太魯閣事件了。

排版用表格

網頁更新日期:106年11月03日
{$MSG}

  • 今日瀏覽:2644
  • 總訪客數:182129349
中華民國 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 Taroko National Park‧地址:97253 花蓮縣秀林鄉富世村富世291號交通地圖‧檢視日期:民國106年11月03日
服務時間:上午 08:30 至下午 05:00 ‧服務電話:(03)862-1100 ~ 6‧傳真:(03)8621263
民意電子信箱:tarokonp@taroko.gov.tw‧本網站圖文資料未經授權請勿使用
Copyright (c)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‧建議使用IE8版本、螢幕最佳解析度1024x768觀看